我的父亲吴法宪

来源:网络收集 编辑:奇闻异事

开场白我的父亲吴法宪是一个历史人物,一般来说,历史人物的子女,很难客观地公正地评价父亲。因为在子女的眼中,父亲往往都是完美的。但实际上,大多父亲都并不完美。我的父亲也是如此。不过,因为世间对他有了太多的误解,反而给了我们一些比较容易澄清的机会。长征中的著名战斗,父亲参加过多次父亲是开国将领,但与其他开国将领不同的是,父亲头上多了两顶帽子,一个是“林彪反党集团”,但这不属于我所能够评价的范畴。我想说的是他的第二顶帽子,也就是公众所传说的“草包司令”,甚至有人把父亲比做《沙家浜》里的胡传魁。草包司令是一个政治概念,把历史上的人物分为好人和坏人,用简单的道德观念去评价历史人物,其实是很苍白的。“坏人”一切都坏,包括长相、吃饭的模样,一举一动,都是反面的;好人一切都好,一身都是光环,阳光普照。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客观和实事求是的标准。父亲究竟是不是草包?张正隆所著的《雪白血红》里有这样一句话:“林彪用人,用过好人也用过坏人,但是从来没有用过草包。”父亲的老搭档、原东野2纵(现39集团军)司令员刘震上将也说过:“吴法宪在2纵当政委时是革命的,也不能说他是草包政委,草包政委怎么能保证部队打胜仗?说党任命一个草包当政委,这不是给党脸上抹黑吗?”所谓“草包”,一是说父亲一直是做政治工作的,政委不会打仗。这不是事实。中共在相当长的历史阶段是以武装斗争为中心,军政分工不分家,所有的政委都参与军事指挥,有很多政委军政一担挑。以政治元帅罗荣桓和一直从事政治工作的肖华将军为代表的政委们,难道都不会打仗吗?1935年3月,四渡赤水前夕,父亲被调往红1师3团担任总支书记,团长是黄永胜。父亲报到的当天下午4点,红3团突然接到师部的紧急命令,火速向乌江前进,准备强渡乌江。晚上8、9点钟,红1军团政治部组织部长肖华来到红3团,代表红1军团命令红3团今晚必须强渡乌江,占领渡口,为全体红军突围杀出一条血路。在电视剧《长征》中,有这样一个镜头,一个年轻的政委在雨中训话,那就是父亲。他亲自带领部队一举夺取渡口,消灭敌人两个连,确保了红军得以突破乌江天险。战斗胜利后,红1军团政治部油印的《战士报》表扬了红3团的功绩,第一个名字就是吴法宪,那一年父亲只有二十岁。建国后,肖华把这次战斗的经过写成文章,发表在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《红旗飘飘》丛书上。还有一件事情也说明了父亲的能力。1938年冬,685团奉命东进,深入敌后,到达山东湖西(微山湖西)地区。组建了苏鲁豫支队,父亲是军政委员会书记,一把手。到山东的时候只有两千人,部队扩编很快,仅一年多的时间,到1939年苏鲁豫支队就发展到一万三千人,共设四个大队,也就是团的编制,每个大队设四个营。此时的苏鲁豫支队,其实就是一个整编师的规模了。而同一时期,和115师师部一起来到鲁西北和沂蒙山区的686团,还是三千多人。


1940年代,任新四军三师政治部主任时的吴法宪。


吴法宪与时任新四军三师参谋长的彭雄。彭雄在照片背面题道:“胖子,我们两个人出洋相吧,送老弟一张,我也有一张……”